戛纳的主竞赛资格依旧金贵
2019-10-28 14:2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对于电影创作者来说,入围戛纳意味着一种艺术水准的肯定。对于电影背后的运作团队来说,则实现了电影从立项制片到发行放映整条流水线中的关键环节,至少在发行营销上,人们可以在海报上看到那片骄傲的棕榈叶。

第69届戛纳电影节于法国时间5月11日开幕,今年华语电影几乎全军覆没,7个主单元和2个平行单元都没有华语电影的影子。但在电影市场上,华语片仍然非常活跃,一批新片在戛纳揭开面纱:导演陆川将把高原的摄影集《把青春唱完》改编成电影;冯小刚和王朔再度为叶京保驾护航,三人共同打造电影《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民谣歌手左小祖咒将自编自导改编自畅销书的电影《走吧!张小砚》。

作为欧洲三大电影节之一,戛纳电影节以艺术水准最高著称,近些年,更有凌驾于威尼斯电影节和柏林电影节之上的势头。在威尼斯和柏林电影节面临片荒的今天,戛纳的主竞赛资格依旧金贵。

除了卖片,迅速增长的中国电影消费市场,也使得不少中国公司前往戛纳买片。北京一家公司买下了本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入围影片《只是世界尽头》中国内地版权,这意味着,《只是世界尽头》有望在中国内地大银幕上映。另外,“爱奇艺”买下了《最后的模样》和《私人采购员》的相关网络版权。

据20年来戛纳电影节的资料,华语片和华语影人每年都榜上有名,或拿奖,或入围、展映,或担任评委。像今年这样在几大单元“零入围”,甚至在评委会也无一席之地,可以说是20年来头一回。戛纳选片负责人蒂耶里·弗雷茂证实,今年报名的中国影片数量不在少数,可惜入围名额有限。但他表示,直接反映戛纳电影节和中国关系密切的参数——戛纳市场的中国公司注册人数以及电影创作者、电影报道记者的人数不断增加,从另一侧面表明戛纳和中国越来越紧密的联系。

对于法国人来说,戛纳是用来和好莱坞商业类型片抗衡的最佳武器,作者电影是法国人的骄傲和执念。戛纳虽不像奥斯卡那样受到普罗大众的关注,但一向是选片最挑剔的电影节。

有声音认为,华语片零入围戛纳并不奇怪,可能与影片拍摄周期没赶上也有关系。

在港台方面,舒淇、王千源、张孝全主演的《健忘村》在戛纳首度曝光了海报。桂纶镁将与陆奕静搭档,出演《德布西的森林》。金马影帝李康生的新片《楼下的房客》也会亮相,据悉,该片由柴智屏监制、九把刀编剧。另外,香港导演叶伟民的《古惑狗》也曝光了海报。

集体怀旧的不只是音乐圈。导演叶京将把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搬上大银幕,冯小刚和王朔将再度为叶京保驾护航。《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改编自王朔小说《玩的就是心跳》,将由叶京的好友冯小刚监制,这是三人继《记得少年那首歌》后的第二次合作。

曾两度入围金棕榈角逐的杜琪峰今年6月会推出新作《三人行》,该片由赵薇、古天乐和钟汉良主演。坊间一度预测《三人行》将会入围戛纳,但最终该片没有进入戛纳的任何一个单元。对于《三人行》缺席戛纳的原因,杜琪峰明确表示,《三人行》是因为后期剪辑的原因而没能赶上戛纳电影节,“参加戛纳电影节对我来说始终是一种荣耀,只是这次实在太赶了。”

第69届戛纳电影节组委会公布的主竞赛单元评委会里也没有华语影人的面孔。今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会由9人组成,五男四女,分别来自澳大利亚、法国、美国、意大利、丹麦、匈牙利、伊朗和加拿大。执导《疯狂的麦克斯》系列影片的澳大利亚著名导演、编剧兼制片人、现年71岁的乔治·米勒出任评委会主席。

虽然戛纳常客贾樟柯今年也没有作品入围,但他将出任戛纳电影节“世界电影工场——青年电影人工作坊”总导师和形象大使。“世界电影工场——青年电影人工作坊”每年挑选一名国际知名导演作为总导师,面向10名来自全世界的优秀青年导演,举行为期数天的大师课程。贾樟柯备受戛纳电影节喜爱,2013年,他导演的《天注定》获得第66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剧本奖;2014年,担任第6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2015年,除了《山河故人》入围主竞赛单元而外,他还获得了“导演双周”单元终身成就金马车奖,成为获此殊荣的首位华人导演。

尽管今年没有华语电影入围,但华语片在电影市场上还是非常活跃。声势最大的是《盗墓笔记》,导演李仁港、编剧南派三叔,主演井柏然、马思纯等都出现在戛纳开幕的红毯上。冼杞然执导的《终极胜利》也将在戛纳举行发布会,主演约瑟夫·费恩斯和窦骁等将接受媒体采访。

一批华语新片也在戛纳揭开面纱。今年正值中国摇滚30周年,郑钧刚在北京开个人演唱会,汪峰、高旗、丁武等“老炮儿”和老狼一起登上《我是歌手》舞台,引发歌迷集体回忆。去年,高旗的妹妹高原推出摄影集《把青春唱完》,收录她用相机拍下的摇滚歌手黄金时代的珍贵影像。陆川将把摄影集改编成电影,还原这些摇滚歌手的年少时光,主打青春、音乐、励志等元素。

左小祖咒这次也将亲自上阵拍电影,可是题材和音乐没关系,来自旅行畅销书《走吧!张小砚》。除了担任导演,左小祖咒还将承包编剧、配乐等工作。

不过,在影评人焦雄屏看来,欧洲三大电影节都堕落了。她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说,欧洲三大电影节已经不再具有发掘新导演的功能,变成“收割派”,现在名导演得奖的总是劣作,因为评委会失去了判断能力,同时,很多好作品被忽略。

在今年年初的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上斩获奖项的杨超新片《长江图》一两年前就收到戛纳的邀请。主演秦昊透露,“据说当时是邀请《长江图》进入‘一种关注’单元的,但杨超导演执意要进入主竞赛,所以当时就没有去成戛纳。”杨超也承认:“在我还无法保证《长江图》能否入围戛纳主竞赛的时候,柏林电影节组委会向我发出了邀请,对方承诺影片进入主竞赛单元。考虑再三,我选择了柏林,因为我没法预测接下来戛纳的情况是什么样,万一人家不给我主竞赛呢?”

今年华语电影可谓在戛纳电影节上集体失声:戛纳电影节官方的“主竞赛”、“一种关注”、“非竞赛展映”、“午夜展映”、“特别展映”、“短片”和“经典与修复”7个单元,法国影评人协会的“影评人周”和法国导演工会的“导演双周”2个平行单元,在这9个单元的近150部影片中,都没有华语片的踪影。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bo-ying.cn399299黄大仙开奖结果,2018年六给彩开奖结果,香港铁饭碗最精资料香版权所有